樱花糕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用户登录

中国金沙娱乐协会主办

樱花糕

 | 严辞  2018年05月15日09:16

在我们江南这块小地方,有一种不成文的习俗,清明前后要吃樱花糕。

当朦胧的小雨渐渐止住,白墙黛瓦之间便会氤氲起一层白气,每到此时,阿婆就会恢复起往常的笑容,用手轻轻揪住我的两个俏皮的朝天辫:“兰芷,咱们带妹妹去做樱花糕。”

天气乍暖还寒,镇子上的人们仿佛还没有从清明思念亲人的伤情中走出来,在经过一夜绵雨浸润之后,人们愈发憔悴了,但枝头的花儿已开得真真切切。雨一停,阿婆就带着我和妹妹走出屋,踏着湿滑的青砖来到了樱园。樱花花期很短,盛开不过四五天,阿婆为了保留樱花的香气,只选用开到五到七分的花朵,连花梗一并摘下。当阿婆采摘蘸着雨水的樱花时,我和妹妹便会使劲摇晃着樱花树的树枝,看着漫天飞舞的粉色樱花瓣,开心地大喊:“哦,天女散花喽。”

“这俩傻孩子,”阿婆转过脸来,用手背抹了抹我和妹妹被雨水打湿的额头,拈起粘在头发上的花瓣,嘴角掩不住的笑意:“你都快把草儿带疯了。”

妹妹兰草不以为然,小心翼翼地用稚嫩的双手捧着掉落的樱花瓣,将鼻尖凑近,深深地一闻,闭上了眼睛:“好香啊。”她睁开眼睛,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带着天上闪烁的星子:“姐姐,草儿好想马上就能吃到阿婆做的樱花糕。”

我刮了下草儿的鼻子:“你这个小馋猫,阿婆还没有做呢,你就流口水了。”

“两个小崽,别闹了”,阿婆提着一篮子新鲜的樱花瓣,款款向我们走来,“咱们现在就回去做樱花糕。”

阿婆对处理樱花的要求很高,她说,刚采摘的樱花必须要经过七个工序:水洗、晾干、腌渍、脱水、醋渍再阴干,最后撒上盐并装瓶保存。

当阿婆有条不紊地忙活起来时,我和妹妹便趴在桌上,用手托着腮帮子,直直地盯着阿婆手中的樱花瓣。

“阿婆,我们为什么要吃樱花糕呢?”不知怎的,一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闪现,我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。

阿婆突然停止了手上的活,短暂的停顿之后,她悠悠然叹了一口气。

“樱花烂漫几多时?柳绿桃红两未知。”

这一句古诗阿婆并没有教我和妹妹念过,我不禁诧异。

“兰芷还小,不懂”,阿婆转过身来,无奈地笑了。见我满脸疑惑,她欲言又止。终于,像放下了许久的心事般,阿婆的眼角微润: “樱花糕甜,吃完了心里就不苦了。”

掰着手指头过完几天后,阿婆终于把盛有樱花瓣的瓶子取出。我迫不及待地从瓶中取出一个花苞,冲掉表面的盐粒,泡在瓷杯中。不过几秒钟,一朵粉嫩的樱花瓣便绽放开来,深处嫣红,浅处素淡,在水面翩然起舞,似乎还能听见她轻盈的呼吸声。

属于樱花的香气在屋里漫开,我拿起阿婆泡的樱花茶,抿了一口:不酽不淡,沁人心脾,仿佛置身于阵阵花雨中,又仿佛晚风吻进了江南夜。

阿婆将洗净的樱花放在旁边沥水。接着,她将糯米粉、香米粉和木薯粉倒入白瓷碗中,再加入滚烫的开水和温热的椰浆,并用木筷将面粉搅成棉絮状后揉成筋道的面团,阿婆将面团再分成一个个圆滚滚的小面团,将其摊开,挖一勺樱花蜜填在面皮中间。阿婆灵活的双手把面团包紧并捏成椭圆形,樱花糕便初具模型了。最后,阿婆拈起一片樱叶,将樱花糕包起。待锅中的水烧开,阿婆将一笼屉的樱花糕都放入锅中。盖上锅盖,阿婆舒心地笑了。

“好了,芷儿、草儿快来吃了!”过了一刻钟头,阿婆掀开了锅盖,白雾弥漫。

“哇噻!”我和妹妹惊喜地叫道。

“像蚕茧”,妹妹奶声奶气地说道,“姐姐你看这外面的樱叶不就像桑叶,里面的樱花糕不就像吐丝的蚕宝宝吗?”

“咦,还真是!”我定睛一看,果然,那白白嫩嫩的樱花糕就像是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,温润美好。糕体晶莹剔透、圆滑饱满,隐隐约约还能瞧见里头粉红色的樱花蜜。

我夹起一块樱花糕,剥去外表的樱叶,放入口中,浅浅地咬下一小口:蜜的甜和面的糯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,舌头仿佛融化在了樱花林中。香气扑鼻的樱花糕咬下去是嫩嫩的、软软的,滑滑的樱花蜜顺着面团一下子就被吞了进去,甜而不腻。谁尝了都忍不住再吃上第二个。

当我沉迷在樱花糕香甜的滋味里,妹妹却已经将小手伸向第二块了,我忍俊不禁:

“嘿,你这个小兰草,吃这么快,当心噎着。”

妹妹早已将第二块樱花糕塞入口中,对着我不好意思地咧开了嘴。

“小崽们可别多吃啊,吃多了不消化。”阿婆打落了我伸向樱花糕的手,将剩下的樱花糕拿到厨房。我和妹妹喝着温热的樱花茶,心满意足地会心一笑。

“好想每年都吃到阿婆做的樱花糕。”妹妹舔着手指头上的樱花蜜,支支吾吾地说道。

阿婆的背影抽动了一下。

阿婆没有说话。

“纤枝瑶月弄圆霜,半入邻家半入墙。

刘阮不知人独立,满衣清露到明香。”

妈妈来接我了。

清晨起来,我从樱花林外边走过,透过树与树的缝隙,瞥见樱花林那边的阳光,矮矮地,冷静、深远、悠长。走近樱林,属于江南湛蓝的天空被粉白的樱花点缀得如梦似幻。“我待花开,又送花落。花落颜色改,花开复谁在”。站立在一片樱花海洋的深处,良久,我感到心中涌起一阵温热。

美,总不免叫人伤感。我回头看一眼盛开的樱花,心里却难过得想哭。

“妈,您要不也跟我们走吧,别呆在这个小地方了。”妈妈看着佝偻的阿婆,心疼地说道。

阿婆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。她抬起头,笑意盈盈地望着我,波澜不惊:

“芷儿,阿婆等你学成归来,可别忘了阿婆教你的古诗。”

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江南小镇,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念书,我抱着阿婆害怕地哭了。

坐在车上,风景在倒退,人影逐渐变得模糊。

父母工作的这个大城市,让我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。这里车马喧嚣,水泥地取代了青砖地,高楼大厦取代了小桥流水。虽然物质极度发达,但我的心里始终有一块属于那个江南小镇的柔软之地。

我想阿婆了。

“妈妈,阿婆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住在这个大城市里呢?”

妈妈摸了摸我的头:“还记得阿婆教你的古诗吗?”

我不解,妈妈轻轻吐露道:

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”

妈妈将我拉到她的身边,整理好我的衣领,拢起我的长发用梳子慢慢地理顺:

“阿婆从前跟我们兰芷一样是一个小美人呢,在镇子上许多男孩都偷偷喜欢着兰芷的阿婆。”

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我的脸红了,但还想继续听下去。

“然后”,妈妈停了一下,“然后阿婆喜欢上了一个优秀的小伙子,他家有着镇子上最好看的樱花。”

我一听到“樱花”二字,立马转过了头: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啊,这个年轻人考上了军校,成了咱镇子上第一个大学生。”

“阿婆替他高兴,他们约好了等他毕业回来立刻成亲。”

“那现在那个男孩呢?”

“现在”,妈妈的笑意不再,“兰芷啊,你知道抗美援朝吗?”

“抗美援朝?是什么?”

“是战争”,妈妈严肃地说道,“那个男孩毕业之后就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,后来,就全无消息了。”

可怕的沉默蔓延开来。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不知怎的,阿婆教我的古诗脱口而出。

“还有,那个年轻人最爱吃的就是阿婆做的樱花糕了。”

阿婆来信了。

一看到阿婆的字迹,我忙放下手中的作业,迫不及待地拆开来:

“镇上的花,在你走后,依旧一场一场的开着。海棠谢了,樱花落了,马莲、梧桐和紫薇次第开了。乡亲们都出来看花。隔壁的姑娘,在下午的阳光中,也牵着孩子,去看花了……”

“草儿长发及腰了,会背的诗句快赶上你了,阿婆现在已开始教她李清照的词了……”

“芷儿,你喜爱的樱花糕,只要你想吃,阿婆会等着你回来亲手为你做……”

我突然有些泪目。命运真不公平,让一个女子在最温柔最美丽的年华中遭受最残酷的折磨,被爱判处,花开荼蘼。那个早早离开的人,干干净净地走了。人们将香火收了,冷茶倒了,落花扫了,镇子依旧清静。似乎那个人没有离开,又似乎那个人从来就没有来过。阿婆并不孤独,因为她已经成为了孤独本身。

压抑的空气让我透不过气来。泡一杯茶吧,是阿婆寄给我的樱花茶。放几颗枣和冰糖,味浓,香甜,仿佛迎面吹来江南绿色的杨柳风。看着杯底浅浅沉落的樱花瓣,嗅着清淡的甜味,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《幽梦影》中曾说:“花之娇媚者,多不甚香。”我觉得,花之素洁者,多香气袭人,一如这淡雅的樱花。她仿佛是江南采莲的女子,眉眼盈盈,穿着一件蓝碎花的布裙,袅袅婷婷地从小桥那边走过来,撑着一把油纸伞,说不出的清丽与隽永。

樱花有一种洁净的质地,好像江南盈盈的月光。

我翻出家里的相册集,里面是妈妈留着的老照片。

一树树的樱花盛开,妈妈梳着乌黑的马尾辫,与阿婆站在樱花树下。满树花枝摇曳,洁净美好,温情脉脉。这就是从《诗经》中走出来的女子吧,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

夜深人静,秋声在窗外盘旋,我还醒着。屋内灯下,我就想这样一直醒着,醒到自然睡去,就像花开花落,淡然、顺遂、宁静。

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

我想,阿婆的樱花糕,里面包含了多少的心酸与思念,年幼的我竟然未曾发觉。“何处哀筝随急管,樱花永苍垂杨岸。樱花烂漫几多时?柳绿桃红两未知。 劝君莫问芳菲节,故园风雨正凄其。”李商隐的这首诗,阿婆常教我们念道。如今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真是不思量,自难忘。一滴樱花蜜,便是一滴离人泪;一片樱花瓣,便是阿婆的一片苦心;远方江南小镇上的樱花树林,便是未曾谋面的年轻人对阿婆的虔诚爱意。

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这是一个暮春的江南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。

今天是阿公的忌日,我们回到江南水乡。小镇静悄悄的,寂静的可以听到日光照在事物上的细微声。镇上的人儿都在一个一个离开,他们合上翅膀,闭上眼睛,把一生都交给了天道轮回,让活着的人,独自活着。

这个季节,落花似人有情。樱花落了,海棠谢了,丁香,蔷薇,月季、玫瑰,也慢慢地走向花期的终点。就像阿婆,把她珍爱的瓷器,擦干净,摆了摆,又一件件收回去。

我走出巷子,一个佝偻着腰的妇人,晃动着出了门。她满头白霜,还沾着昨夜的月色。那是阿婆,她已经很老了,老得像一纸灰烬,风一吹,就化了。

不知道这座小镇是否知道,在多年以前,有一个少年,靠着樱花树看着一位少女;后来,他们在樱花树下许愿;再后来,少女用眼泪来滋润着樱花树;而最后,少女的心掉落在了樱花瓣下,越埋越深。

少年终是远去了,他成了少女心中永远亮不起来的清晨。那漫天飞舞的樱花瓣,如天女散花般,跟人们打着最后的招呼,告诉那些人,他走了,不要惦记了。

阿婆不行了。

我站在阿婆面前的时候,她已经不能言语了。她的脸色依旧红润、安详,没有任何一点将死之人的怪像。

我抚摸着阿婆的额头,就像小时候她经常抚摸着我一样。凝视着她的面容,没有丝毫恐惧,有着是对死亡的从容不迫和对另一个天堂的向往。仿佛知道我来到了她的身边,阿婆硬撑着睁开了眼。她的瞳仁明显没有了往日的温婉、亲切的光泽。相反,有一滴泪从她的眼角处滚了下来。人的一生要流淌多少泪水,这泪水又包含着多少人间恩怨……我轻轻擦去了外婆的眼泪,没有滚烫的温度,我感受到了樱花糕的凉意。

妹妹草儿泣不成声,她的脸像失血的樱花,苍白、疲惫。似乎风一吹,就掉下来。她不知道,扫墓之后阿婆做的樱花糕竟是她最后一次吃到的。

“别哭了,让阿婆安静地走吧。”我揽妹妹入怀中,小声地安慰道。妹妹的泪水和我的泪水交织在一起,心痛不已。

阿婆留下了她在人世的最后一个笑容。

阿婆走了,她是那么神秘,没有人知道她的前世今生。

茶凉了,太阳合拢了翅膀,夜色笼罩着这座小镇。江南的月光洒满了一地,那是阿婆的眼泪。

“樱之绽兮,没此世。樱之散兮,俱无矣。”

那小小的樱花糕,浓缩了阿婆的一生。待樱花烂漫之时,便是阿婆重新绽放之日。

我咬了口阿婆亲手做的樱花糕,很香,很甜,还有着阿婆的温度。一

在我们江南这块小地方,有一种不成文的习俗,清明前后要吃樱花糕。

当朦胧的小雨渐渐止住,白墙黛瓦之间便会氤氲起一层白气,每到此时,阿婆就会恢复起往常的笑容,用手轻轻揪住我的两个俏皮的朝天辫:“兰芷,咱们带妹妹去做樱花糕。”

天气乍暖还寒,镇子上的人们仿佛还没有从清明思念亲人的伤情中走出来,在经过一夜绵雨浸润之后,人们愈发憔悴了,但枝头的花儿已开得真真切切。雨一停,阿婆就带着我和妹妹走出屋,踏着湿滑的青砖来到了樱园。樱花花期很短,盛开不过四五天,阿婆为了保留樱花的香气,只选用开到五到七分的花朵,连花梗一并摘下。当阿婆采摘蘸着雨水的樱花时,我和妹妹便会使劲摇晃着樱花树的树枝,看着漫天飞舞的粉色樱花瓣,开心地大喊:“哦,天女散花喽。”

“这俩傻孩子,”阿婆转过脸来,用手背抹了抹我和妹妹被雨水打湿的额头,拈起粘在头发上的花瓣,嘴角掩不住的笑意:“你都快把草儿带疯了。”

妹妹兰草不以为然,小心翼翼地用稚嫩的双手捧着掉落的樱花瓣,将鼻尖凑近,深深地一闻,闭上了眼睛:“好香啊。”她睁开眼睛,水灵灵的大眼睛中带着天上闪烁的星子:“姐姐,草儿好想马上就能吃到阿婆做的樱花糕。”

我刮了下草儿的鼻子:“你这个小馋猫,阿婆还没有做呢,你就流口水了。”

“两个小崽,别闹了”,阿婆提着一篮子新鲜的樱花瓣,款款向我们走来,“咱们现在就回去做樱花糕。”

阿婆对处理樱花的要求很高,她说,刚采摘的樱花必须要经过七个工序:水洗、晾干、腌渍、脱水、醋渍再阴干,最后撒上盐并装瓶保存。

当阿婆有条不紊地忙活起来时,我和妹妹便趴在桌上,用手托着腮帮子,直直地盯着阿婆手中的樱花瓣。

“阿婆,我们为什么要吃樱花糕呢?”不知怎的,一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闪现,我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。

阿婆突然停止了手上的活,短暂的停顿之后,她悠悠然叹了一口气。

“樱花烂漫几多时?柳绿桃红两未知。”

这一句古诗阿婆并没有教我和妹妹念过,我不禁诧异。

“兰芷还小,不懂”,阿婆转过身来,无奈地笑了。见我满脸疑惑,她欲言又止。终于,像放下了许久的心事般,阿婆的眼角微润: “樱花糕甜,吃完了心里就不苦了。”

掰着手指头过完几天后,阿婆终于把盛有樱花瓣的瓶子取出。我迫不及待地从瓶中取出一个花苞,冲掉表面的盐粒,泡在瓷杯中。不过几秒钟,一朵粉嫩的樱花瓣便绽放开来,深处嫣红,浅处素淡,在水面翩然起舞,似乎还能听见她轻盈的呼吸声。

属于樱花的香气在屋里漫开,我拿起阿婆泡的樱花茶,抿了一口:不酽不淡,沁人心脾,仿佛置身于阵阵花雨中,又仿佛晚风吻进了江南夜。

阿婆将洗净的樱花放在旁边沥水。接着,她将糯米粉、香米粉和木薯粉倒入白瓷碗中,再加入滚烫的开水和温热的椰浆,并用木筷将面粉搅成棉絮状后揉成筋道的面团,阿婆将面团再分成一个个圆滚滚的小面团,将其摊开,挖一勺樱花蜜填在面皮中间。阿婆灵活的双手把面团包紧并捏成椭圆形,樱花糕便初具模型了。最后,阿婆拈起一片樱叶,将樱花糕包起。待锅中的水烧开,阿婆将一笼屉的樱花糕都放入锅中。盖上锅盖,阿婆舒心地笑了。

“好了,芷儿、草儿快来吃了!”过了一刻钟头,阿婆掀开了锅盖,白雾弥漫。

“哇噻!”我和妹妹惊喜地叫道。

“像蚕茧”,妹妹奶声奶气地说道,“姐姐你看这外面的樱叶不就像桑叶,里面的樱花糕不就像吐丝的蚕宝宝吗?”

“咦,还真是!”我定睛一看,果然,那白白嫩嫩的樱花糕就像是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,温润美好。糕体晶莹剔透、圆滑饱满,隐隐约约还能瞧见里头粉红色的樱花蜜。

我夹起一块樱花糕,剥去外表的樱叶,放入口中,浅浅地咬下一小口:蜜的甜和面的糯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,舌头仿佛融化在了樱花林中。香气扑鼻的樱花糕咬下去是嫩嫩的、软软的,滑滑的樱花蜜顺着面团一下子就被吞了进去,甜而不腻。谁尝了都忍不住再吃上第二个。

当我沉迷在樱花糕香甜的滋味里,妹妹却已经将小手伸向第二块了,我忍俊不禁:

“嘿,你这个小兰草,吃这么快,当心噎着。”

妹妹早已将第二块樱花糕塞入口中,对着我不好意思地咧开了嘴。

“小崽们可别多吃啊,吃多了不消化。”阿婆打落了我伸向樱花糕的手,将剩下的樱花糕拿到厨房。我和妹妹喝着温热的樱花茶,心满意足地会心一笑。

“好想每年都吃到阿婆做的樱花糕。”妹妹舔着手指头上的樱花蜜,支支吾吾地说道。

阿婆的背影抽动了一下。

阿婆没有说话。

“纤枝瑶月弄圆霜,半入邻家半入墙。

刘阮不知人独立,满衣清露到明香。”

妈妈来接我了。

清晨起来,我从樱花林外边走过,透过树与树的缝隙,瞥见樱花林那边的阳光,矮矮地,冷静、深远、悠长。走近樱林,属于江南湛蓝的天空被粉白的樱花点缀得如梦似幻。“我待花开,又送花落。花落颜色改,花开复谁在”。站立在一片樱花海洋的深处,良久,我感到心中涌起一阵温热。

美,总不免叫人伤感。我回头看一眼盛开的樱花,心里却难过得想哭。

“妈,您要不也跟我们走吧,别呆在这个小地方了。”妈妈看着佝偻的阿婆,心疼地说道。

阿婆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。她抬起头,笑意盈盈地望着我,波澜不惊:

“芷儿,阿婆等你学成归来,可别忘了阿婆教你的古诗。”

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江南小镇,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念书,我抱着阿婆害怕地哭了。

坐在车上,风景在倒退,人影逐渐变得模糊。

父母工作的这个大城市,让我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。这里车马喧嚣,水泥地取代了青砖地,高楼大厦取代了小桥流水。虽然物质极度发达,但我的心里始终有一块属于那个江南小镇的柔软之地。

我想阿婆了。

“妈妈,阿婆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起住在这个大城市里呢?”

妈妈摸了摸我的头:“还记得阿婆教你的古诗吗?”

我不解,妈妈轻轻吐露道:

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”

妈妈将我拉到她的身边,整理好我的衣领,拢起我的长发用梳子慢慢地理顺:

“阿婆从前跟我们兰芷一样是一个小美人呢,在镇子上许多男孩都偷偷喜欢着兰芷的阿婆。”

“然后呢,然后呢?”我的脸红了,但还想继续听下去。

“然后”,妈妈停了一下,“然后阿婆喜欢上了一个优秀的小伙子,他家有着镇子上最好看的樱花。”

我一听到“樱花”二字,立马转过了头: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啊,这个年轻人考上了军校,成了咱镇子上第一个大学生。”

“阿婆替他高兴,他们约好了等他毕业回来立刻成亲。”

“那现在那个男孩呢?”

“现在”,妈妈的笑意不再,“兰芷啊,你知道抗美援朝吗?”

“抗美援朝?是什么?”

“是战争”,妈妈严肃地说道,“那个男孩毕业之后就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,后来,就全无消息了。”

可怕的沉默蔓延开来。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不知怎的,阿婆教我的古诗脱口而出。

“还有,那个年轻人最爱吃的就是阿婆做的樱花糕了。”

阿婆来信了。

一看到阿婆的字迹,我忙放下手中的作业,迫不及待地拆开来:

“镇上的花,在你走后,依旧一场一场的开着。海棠谢了,樱花落了,马莲、梧桐和紫薇次第开了。乡亲们都出来看花。隔壁的姑娘,在下午的阳光中,也牵着孩子,去看花了……”

“草儿长发及腰了,会背的诗句快赶上你了,阿婆现在已开始教她李清照的词了……”

“芷儿,你喜爱的樱花糕,只要你想吃,阿婆会等着你回来亲手为你做……”

我突然有些泪目。命运真不公平,让一个女子在最温柔最美丽的年华中遭受最残酷的折磨,被爱判处,花开荼蘼。那个早早离开的人,干干净净地走了。人们将香火收了,冷茶倒了,落花扫了,镇子依旧清静。似乎那个人没有离开,又似乎那个人从来就没有来过。阿婆并不孤独,因为她已经成为了孤独本身。

压抑的空气让我透不过气来。泡一杯茶吧,是阿婆寄给我的樱花茶。放几颗枣和冰糖,味浓,香甜,仿佛迎面吹来江南绿色的杨柳风。看着杯底浅浅沉落的樱花瓣,嗅着清淡的甜味,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《幽梦影》中曾说:“花之娇媚者,多不甚香。”我觉得,花之素洁者,多香气袭人,一如这淡雅的樱花。她仿佛是江南采莲的女子,眉眼盈盈,穿着一件蓝碎花的布裙,袅袅婷婷地从小桥那边走过来,撑着一把油纸伞,说不出的清丽与隽永。

樱花有一种洁净的质地,好像江南盈盈的月光。

我翻出家里的相册集,里面是妈妈留着的老照片。

一树树的樱花盛开,妈妈梳着乌黑的马尾辫,与阿婆站在樱花树下。满树花枝摇曳,洁净美好,温情脉脉。这就是从《诗经》中走出来的女子吧,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

夜深人静,秋声在窗外盘旋,我还醒着。屋内灯下,我就想这样一直醒着,醒到自然睡去,就像花开花落,淡然、顺遂、宁静。

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

我想,阿婆的樱花糕,里面包含了多少的心酸与思念,年幼的我竟然未曾发觉。“何处哀筝随急管,樱花永苍垂杨岸。樱花烂漫几多时?柳绿桃红两未知。 劝君莫问芳菲节,故园风雨正凄其。”李商隐的这首诗,阿婆常教我们念道。如今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真是不思量,自难忘。一滴樱花蜜,便是一滴离人泪;一片樱花瓣,便是阿婆的一片苦心;远方江南小镇上的樱花树林,便是未曾谋面的年轻人对阿婆的虔诚爱意。

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这是一个暮春的江南,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。

今天是阿公的忌日,我们回到江南水乡。小镇静悄悄的,寂静的可以听到日光照在事物上的细微声。镇上的人儿都在一个一个离开,他们合上翅膀,闭上眼睛,把一生都交给了天道轮回,让活着的人,独自活着。

这个季节,落花似人有情。樱花落了,海棠谢了,丁香,蔷薇,月季、玫瑰,也慢慢地走向花期的终点。就像阿婆,把她珍爱的瓷器,擦干净,摆了摆,又一件件收回去。

我走出巷子,一个佝偻着腰的妇人,晃动着出了门。她满头白霜,还沾着昨夜的月色。那是阿婆,她已经很老了,老得像一纸灰烬,风一吹,就化了。

不知道这座小镇是否知道,在多年以前,有一个少年,靠着樱花树看着一位少女;后来,他们在樱花树下许愿;再后来,少女用眼泪来滋润着樱花树;而最后,少女的心掉落在了樱花瓣下,越埋越深。

少年终是远去了,他成了少女心中永远亮不起来的清晨。那漫天飞舞的樱花瓣,如天女散花般,跟人们打着最后的招呼,告诉那些人,他走了,不要惦记了。

阿婆不行了。

我站在阿婆面前的时候,她已经不能言语了。她的脸色依旧红润、安详,没有任何一点将死之人的怪像。

我抚摸着阿婆的额头,就像小时候她经常抚摸着我一样。凝视着她的面容,没有丝毫恐惧,有着是对死亡的从容不迫和对另一个天堂的向往。仿佛知道我来到了她的身边,阿婆硬撑着睁开了眼。她的瞳仁明显没有了往日的温婉、亲切的光泽。相反,有一滴泪从她的眼角处滚了下来。人的一生要流淌多少泪水,这泪水又包含着多少人间恩怨……我轻轻擦去了外婆的眼泪,没有滚烫的温度,我感受到了樱花糕的凉意。

妹妹草儿泣不成声,她的脸像失血的樱花,苍白、疲惫。似乎风一吹,就掉下来。她不知道,扫墓之后阿婆做的樱花糕竟是她最后一次吃到的。

“别哭了,让阿婆安静地走吧。”我揽妹妹入怀中,小声地安慰道。妹妹的泪水和我的泪水交织在一起,心痛不已。

阿婆留下了她在人世的最后一个笑容。

阿婆走了,她是那么神秘,没有人知道她的前世今生。

茶凉了,太阳合拢了翅膀,夜色笼罩着这座小镇。江南的月光洒满了一地,那是阿婆的眼泪。

“樱之绽兮,没此世。樱之散兮,俱无矣。”

那小小的樱花糕,浓缩了阿婆的一生。待樱花烂漫之时,便是阿婆重新绽放之日。

我咬了口阿婆亲手做的樱花糕,很香,很甜,还有着阿婆的温度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