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断谁人听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原创>>小说

弦断谁人听

2018年04月11日12:05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烙馍村刘培刚

“咚,咚咚,咚咚咚咚。”一阵手摇鼓响过之后,便传来一阵抑扬顿挫的吆喝声,有绳头塑料纸,破布烂棉花,拿来换针换线喽。

大家一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刘马滩的女人们立马放下手中农活,从床底或者门后找出一些再也不能利用的废品,抱来换些小百货。

小梅十八九岁,扎着两条麻花辫,瓜子脸上还嵌着一对小酒窝,一笑起来十分好看。小梅虽说不识字,但她人长得漂亮,而且还会烙煎饼,扬谷子,做各式布鞋。甚至还会裁剪做出一些简单的衣服,例如农村人穿的大腰裤,大裤头。这么漂亮能干的女孩子自然撩人喜欢。于是,前来说媒的人很多,可是,小梅的爹说,不是换亲的休想。

大家都知道,小梅的哥哥有些憨,如果不是换亲,那真的是找不着老婆。

小梅和挑货郎中是同学,虽说他们都才上小学就因交不起学费各自缀学了,但他们都给对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所以,小梅每次看见这个高高个子,眉目清秀穿着青衣布褂的挑货郎中,胸口都会噗噗直跳。而挑货郎中更是喜欢小梅。每次兑换,他都会多给小梅两根针,有时还会悄悄送给小梅雪花膏或者小发卡。

一来二去,大家都能看出来他俩的心思。有婆娘就给小梅的爹爹说,他叔,注意啊!我看那挑货郎中,三天两头朝着这来,肯定心怀鬼胎,一看就知道不是个什么好东西,别一不小心让他把梅子拐跑了。你听听,那首摘石榴唱的多吓人啊。

小梅的爹一听,心里真的好害怕,这万一哪一天真的要是给他拐走了。那我儿子岂不是真的要打光棍,我这传种接代的烟火不就断了吗?

这一天,小梅的爹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蹲在村头,守了两个多小时,这才发现挑货郎中一摇一摆地挑着货筐来了。他立马敲了敲烟杆头里的烟灰,然后别再腰里,拽了拽衣角站了起来,走上前对挑货郎中说,你,你,你小子以后,可,可,可能,不要来了。

大叔,为啥呀?他皱着眉眉头问。

为,为,为啥?你,你,你心里清楚。小梅爹爹不耐烦了。

大叔,我没干啥呀?

你,你,小子,别装憨。我,我,我是梅子爹,你,你,你送她的这些破玩意,给,给,给你。说着从怀里取出雪花膏,润油棒,小发卡丢在了挑货郎中的货框上。你,你,你记住了,再缠着她,我,我,我打断你狗腿。说完扭头就走。

挑货郎中放下担子,默默地收起东西后。他又拿起拨浪鼓,使出浑身的劲,“咚,咚咚,咚咚咚咚”摇着。还亮开喉咙冲着村里喊着,还有绳头塑料纸,破布烂棉花,拿来换针换线喽。

当他路过小梅家门口,他看见小梅正抱着烂棉花准备出来换线。小梅爹双手叉着腰虎着脸说,回,回,回去。

爹,我急用。

急,急,急用也不行,马,马,马上叫你娘,去,去,去隔壁张婶家借点。对,对,对了。以后,少,少跟他来往。我知道,打,打,打断你腿。

爹。小梅摔下烂棉花哭着跑回了屋里。

老东西,你咋这样对女儿呢?小梅的娘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发了火。

你,你,你,你懂个屁。小梅爹说完又拽出了别在腰里的烟袋。瞪着挑货郎中一眼,坐在门口抽起烟起来。

有一天深秋,小梅正在屋里为哥哥缝补衣裳,她老远就听见拨浪鼓的声音了。此时,她一阵窃喜,正好爹娘今天都不在家。她麻利地从床头忱头底下拿出一双布鞋揣在了怀里。红着脸躲在自家的院子门后,偷偷地探出头,一看挑货郎中跟前还有人,就立马把头缩了回来。

过了一会儿,就听见他高声叫到,换针线喽,再不来就走喽。“咚咚咚咚”他又摇起了拨浪鼓。

小梅一看没人了,快步跑到挑货郎中面前,从怀里掏出布鞋说,我想换些皮筋和发卡。

你终于来了。

傻瓜,送你的,快点,要让人看见,我还有脸活吗?

噢。挑货郎立马收起了布鞋问,你要啥?

我,我,我······小梅突然眼圈红了。

怎么啦?

过几天,我就要嫁人了。

啊。这,这怎么办呢?

我们有缘无分,你给我一个纪念品吧。

挑货郎立马从挑货框里拿出一个花手绢递给了小梅。

这是我单独进的货,早就想送你了。

小梅接过手绢揣在兜里说,哥,我走了,把我忘了吧。

小梅,跟我走吧!我会给你好日子过的。他流着泪水说。

不行。小梅闭上了眼睛摇了一下头说。

难道你不喜欢我?

小梅又摇了一下头。

那是为啥呀?

我不能做对不起父母的事啊。

俺小妹,你在干啥?俺爹让俺看着你。

小梅听见哥哥大叫,立马转身就跑了回家。

一个星期后,小梅家院子的大门上贴着双喜临门,唢呐也吹得震天响。全村人都来喝喜酒,乐得梅子父母喜笑颜开。

来了,来了。大家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戴着黄军帽,穿着中山装,胸前还挂大红布握成的大花朵,牵着牛车缓缓地走来。

呦,这男的虽说年龄比小梅大,但长的还算可以啊。

换亲能不憨就不错啦。

就不知这家女的咋样了。

听说是个哑巴。

大家悄悄地议论着。

车到跟前,赶车的男子对着喝喜酒的人,一边叔叔二大爷的叫着,一边拿着大前门发喜烟。主事大执放了一挂小洋鞭,小梅的哥哥就把新娘抱下了牛车,他在人们贺喜下咧着嘴把新娘背进了屋里,然后又背出小梅上了牛车。

又是一阵鞭炮声,接送新娘的牛车就慢慢地拉着小梅离开了家。

小梅身上穿着对襟大红袄,头发上戴着挑货郎中送的发卡,手里还拿着他送的手绢掩面而哭。有时她还偷偷地从手指缝里向外看。

嗨,他没来。小梅叹了一口气。

牛车经过一个小山口。一个蒙面人提着刀拦住去路狠狠地说,把新娘留下,你立马滚否则我就杀了你。

新郎本是个老实人,吓得尿了一裤子尿,抖着双腿说,我,我公安局告你。

哈哈,我不怕。蒙面人仰天哈哈大笑说。

放肆。什么社会了,还抢亲?你难道还想吃官司吗?梅子从牛车上站了起来冷冷地说。

梅子,跟我走吧。看,我盘缠都准备好了。说着从肩上取下一个包裹,举在手里说。

你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跟你走。说完又对赶车的人说,男人,赶车。

新郎颤颤巍巍说了声,驾!

牛车就咕噜咕噜地从蒙面人眼前驶过。

日落,残阳如血。 劫车的人丢下大刀,从怀里取出一双布鞋,撕下面具扬天长叹。老天,你为何负我?

小梅听见挑货郎中撕心裂肺的呐喊,不禁泪如雨下。

十年后,小梅的丈夫抱病身亡,小梅便和女儿相依为命。有人见小梅蛮有长相,就前来给小梅找下家。但小梅说,这辈子谁也不嫁了。每逢夜里,小梅都会拿着手绢悄悄地哭泣。

一晃又是十年,小梅正在家里做布鞋卖 。有一个长的像小梅一样的女孩子,领着一个小伙子回来。她一进门就嚷嚷,娘,我回来了。

小梅听见女儿叫声,赶紧放下手中的活,跑了出来说,回来了,让娘瞅瞅瘦了不。

瘦啥呢。娘,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女婿,咋样?

小梅这才把头转向男孩。

男孩低下头鞠了一躬说,阿姨好。

呸,应该叫娘。女儿用手轻轻地捶着小伙子的肩膀笑着说。

噢,娘好。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唉。小梅喜的真是合不拢嘴。她一抬头看见了他,一下子呆住了,发现这个年轻人似曾在哪见过啊。但一时又想不起来。

孩子,告诉娘,谁介绍的?

呵呵,娘,没人介绍,我们是自由恋爱谈。

嗯,好,好啊!对了,快来屋里啊。娘这就去给你们做好吃的。

吃饭时,小梅问了一些男孩的问题,最让小梅感兴趣的是男孩说他家也是农村人,爸爸以前是个挑货郎中。在他五岁时,妈妈便生病去世了。

那后来呢?小梅睁大了眼睛问。

后来,有人给爸爸介绍了几个人,但爸爸一个都没看上。

娘,他爸爸真是个好人。我第一次去他家,哎呦,他爸爸看见我,一下子愣住了,疼我简直比疼他儿子还亲。

喔。小梅心想,如果是他多好啊。

腊月十三,两个孩子在双方大人的催促下,立马结了婚。

婚后,小梅去女儿家走亲戚。刚到孩子家门时,小梅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是他吗?真的是他吗?小梅在心里不住地问。

女儿眼尖,看见小梅立马叫了起来。君宝,娘来了。

刚才那个男人听见小梅叫喊也转过头来,当他看见小梅时一下子愣住了。

是你?

嗯。小梅掏出早已不用的手娟擦了一下眼睛回答。

小夫妻俩高兴的把小梅迎进屋里,刚坐下,俩个孩子说,娘,爸,您们聊会。我俩去集市买点菜,中午好好的招待一下你们。说完两口子骑着摩托车就走了。

你还好吗?他搓着双手问。

好,好。小梅笑着又手绢擦了擦湿润的眼睛。

还没用坏啊?他顿时有点感慨。

一直舍不得用。她红着脸回答。

你等着。他立马起身从屋里拿出一双布鞋。

怎么没穿?不合脚?她睁大了眼睛问。

合着嘞。俺舍不得穿。他挠着头笑了。

穿吧,以后还有。

真的,他第一次搂住了小梅。

路上,君宝笑着对小梅的女儿说,我看还不如让你妈和我爸过到一起吧,这样我们出去打工,他们也好互相照应。

去去,亏你想的出来。小梅的女儿瞪了一眼君宝说。

为啥呀,难道说不好吗?

我不同意,世上哪有母女嫁给父子的荒唐事,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把人笑死啊。再说了,两位老人一直受人尊重,还不是因为他们坚守贞操吗。如果结合了,两位老人一辈子的形象就会在人们心中大打折扣了。

嗯,你说的也是。吃完饭,我们就把娘送回家。

当小夫妻高兴地骑着摩托车回到家打开房门时,小梅女儿手里的菜篮子一下子掉到地上。他们发现两位老人正慌乱地坐在床上穿衣服。

妈。你是三八红旗手,你是人们心中的偶像,你咋这么不自重呢?如果传出去,我还有脸活吗?小梅的女儿说完使劲地用脚踢了一下菜篮子,然后便转身跑出了屋。篮子里的西红柿,鸡蛋,等菜肴滚了一地。

唉,爸。君宝叹了一口气完转身跑出屋向妻子追去。

小梅,别怕,有我呢。挑货郎中擦着小梅的眼泪说。

算了,孩子说的对。为了他们的幸福,我们下辈子吧。小梅穿好衣服,挣脱了挑货郎中的手,含泪走出了孩子的家。

挑货郎中追出屋,望着小梅远去的背影,蹲在地上,使劲地用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失声痛哭起来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