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风筝》--阅读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阅读>>新书推荐>>F

《风筝》

2018年01月11日09:36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

《风筝》

柳云龙主演同名谍战剧《风筝》原著小说

作者:肖锚 著

出版社:金沙在线官网文学出版社

出版时间:2018年01月

ISBN:9787020133093

定价:69.00元

编辑推荐

他是最凶狠的特务,心狠手辣,残忍跋扈。他是最忠诚的战士,忍辱负重,天可见怜。数十年沉浮,数十年生死,只为完成最艰难的任务。

最危险的潜伏,最惊心的暗算;国共两党的双重追杀,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;没有硝烟的战争,却更令人惊心动魄。

内容简介

国民党超级特工郑耀先,为人心狠手辣、狡黠机智,是让人闻风丧胆的“军统六哥”,也是共产党欲除之而后快的“鬼子六”。解放战争初期,郑耀先奉国民党军统之命,冒死进入共区与代号为“影子”的特务接线。国民党的内部斗争和共产党情报员的秘密身份,使得他陷入国共两党的双重追杀之中。在危机四伏的处境中,他如履薄冰。为了找出“影子”,完成任务,他隐姓埋名三十余年,竭尽所能、无怨无悔。他是一位成功的潜伏者,执行过危机无比的机密任务,在一次次任务和死亡面前毫不犹豫地做出了抉择。数十年的忍辱负重没有磨灭他心中的信仰,维护国家的利益成就了他的*荣誉。

作者简介

作者肖锚,原名林宏,现居于辽宁省沈阳市。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《硝烟散尽》系列、《渗透》,电视剧剧本《二炮手》《耳目》《影子.铁与血》,电影剧本《幸福街杀人事件》等。

前 言

楔子

徐墨萍望着铁窗外簌簌而落的枯叶,嘴角泛起阵阵冷笑,那是一种充满遗憾、无奈和满怀愤恨的仇笑。现在的她就像那窗外的落叶一般,在挣脱束缚的同时,也被宣告了死亡。

身上累累伤痕,肋骨断裂处的剧痛,令她苦不堪言。她蜷缩在稻草堆,不敢动也动不得,连大小便也只好就地解决。她被深深的痛苦煎熬着。

她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干掉郑耀先,但最终他都机警地逃脱。现在,这种遗憾已化为深深的自责,以至于面对军统特务的严刑拷问,她彻底改变了往日的淑女形象,对敌人连讽带刺。

郑耀先,这个臭名昭著的军统特务头子要来见她,也许他是想在猎物濒死前,再享受一次折磨对方的快感,总之,对这两手沾满血腥,代号为“老六”的大特务,徐墨萍已下定决心要和他周旋到底。她本着只要对敌人有利就坚决不做的原则,郑耀先越是急于知道我党的机密,她越是三缄其口,几个回合下来,两个人对待刑讯和被刑讯,都达到了顶端。最后,徐墨萍发现一个令敌人无计可施的办法,居然是打击和报复对手的最佳手段,至少郑耀先已被她整得筋疲力尽,几近崩溃。

“你有种!”在昨天刑讯结束前,郑耀先冷着脸对她竖起大拇指,“老子几乎把所有刑具都给你过了一遍。好样的,你真是好样的!”

“呸!畜生!”狠狠啐了郑耀先一口,徐墨萍那双被血水浸泡数日的眼睛,闪烁出吓人的寒光。

“你赶上好人啦!”郑耀先瞧瞧地上和着碎牙的血痰,冷冷一笑。他的笑有点邪,阴森恐怖的脸上,令人无法琢磨在想些什么。

徐墨萍没有选择在沉默中爆发,她认为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。像她这样至死不屈的共产党,郑耀先见识多了,能叫这种人开口往往是在刑场,也就是在刽子手举枪的一刹那,从他们嘴里喊出的那句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。

“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,”郑耀先瞧瞧已分不清模样的徐墨萍,突然有种悲天悯人的情怀,“明天,你解脱了,我也解脱了。”

多少个日日夜夜,在斗智斗勇中疲惫不堪的徐墨萍,内心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欣慰感,在她看来,郑耀先这个恶魔,也会有大慈大悲良心发现的那一天,他和地狱中的魔鬼,算是暂时划清了界限。

“再见了,同志们!”徐墨萍暗暗地呼唤着,心中夹杂着一丝期盼,“一定要为我报仇……”

“一定要为我报仇!”这是徐墨萍临刑前唯一的心愿,她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默念了无数遍。

“我知道你恨不得吃了我,”这是郑耀先见到徐墨萍之后的开场白,“你虽然什么都没说,可我还是顺藤摸瓜,从你身边逮住几个人。”看着徐墨萍的表情,他又补充道,“不过这些人的嘴和你一样硬,也是什么都不肯说。”

徐墨萍笑了,这是她被捕之后,最舒心的微笑。

“你说这是何必呢?又不是叫你投靠小日本,犯得着对政府这么死硬吗?”郑耀先一屁股坐在她身边,顺手掏出香烟。

“离我远点!”尽管浑身疼痛欲裂,徐墨萍仍坚持着向一旁爬去。

郑耀先不以为然,点燃香烟后狠吸一口,突然问道:“有没有给你收尸的?如果没有,我找人给你订口棺材。”

徐墨萍冷哼一声,没作回答。

“我把看守都支开了,有什么后事和未了的心愿你就说吧,别客气。”郑耀先的脸色忽然黯淡沮丧,语气中充满了淡淡的哀愁。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反倒令徐墨萍大为不解。她暗自猜想:这狗特务还想耍什么花招?

“祝你一路顺风,”长叹一声,郑耀先的眼睛湿润了,“送你上路的……是你的同志,你……你不要恨他,行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徐墨萍被这莫名其妙的话搞得目瞪口呆。

“在你被捕前,那份还未送出的情报,现已到达了延安。由此,几十名潜伏在我党内部的二处(军统)谍报员从此下落不明。听到这个消息,你还有什么遗憾吗?”

“我不明白你说什么!”徐墨萍望向郑耀先的目光充满了诡异和不解。那份未及时送出的情报,始终是她最大的遗憾,因为在这份情报上记载的人物,均是国民党军统局安插在我方的高级特工。可想而知,如果未能除恶务尽,他们将对中共政权构成什么样的破坏力。

“你放心走吧……”郑耀先没再多说,他默默掐灭烟头,站起身碾碎灰迹,慢慢地向门外踱去。随即牢门被重重掩上,一头扑进昏暗中的他,已是愁绪千转:“墨萍,我的好同志,再见了……” 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