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气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原创>>小说

福气

2018年01月09日10:40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沪杭梁李董

年纪大了,总感觉身体像台旧机器,时不时发出丁零当啷响声。这不,今天起床一个哎唷就闪了腰,上班走路僵得像只笨企鹅。好在社区医院近在旁边,我可趁着办公余暇,偷偷躲进去治疗一番。

社区医院当家人是我的老乡。毕业于二军大的老赵,上个世纪早早下海,用正骨复衡结合中药竹罐等综合疗法,在治疗腰颈椎病方面有独特疗效。我一走进他的办公室,他让我坐在树桩凳上,他坐在我的身后,一边与我聊天,一边抱着我腰,几个牵拉抻转,端正着我的腰椎。

板腰后是打针,就是在我的腰椎两侧打针,老赵插进拔出干脆利落,我被痛得呲牙咧嘴,打完十多针后需卧床休息。旁边理疗床上俯卧着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,显然也是腰椎上刚打完针,都把脸埋在理疗床头的圆洞里面,絮絮叨叨地谈着空天。

两人一个肥胖一个瘦弱,一个富贵一个寒碜。肥胖的身体几乎把理疗床铺满,稍有翻动就咯吱作响,身上穿件古铜色衬红花的真丝连衣裙,头身之间几无脖子的过渡,两块肥肉间一道深深的凹痕,折皱上套着一串珍珠项链,一头栗红色卷发像堆燃烧的火焰,床头凳上放只露易威登黑包,床下一双百丽牌红色凉鞋,一看就是个富庶阔绰的女人。相比胖女人,瘦女人一看来自农村,身体瘦得像段树干,手臂像两截树枝,短发像经霜的田野,上身穿件棕色化纤短衫,下身穿条黑色化纤长裤,床下有个白色颜料袋,袋边一双方口旧胶鞋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怎么找到这里的?”胖女人的声音从圆洞内发出,有些沉闷。

“我昨天来看儿子的。他看我腰痛得直哼,今天就硬逼我来看病。”瘦女人讲话半土半普,满含幸福。

“儿子真孝顺,在什么地方上班?”胖女人继续问。

“他在一家清洁公司上班,儿子说就是给各幢大楼洗脸。他喜欢创新发明,已提拔为公司中层。”瘦女人充满自豪。

“你真好福气,腰是怎么伤的?”胖女人没抬头。

“家里摘茶叶,日摘夜里炒,几个月下来,腰痛病又发了,以前痛痛熬得过,今年真的直不起来了。哎!”瘦女人叹息着,充满着懊恼和无奈。

“日摘夜炒,收入不少吧?每年有很多进账?”胖女人动了下,整个身体在波动。

“我们两老卖点茶叶,做点小工,一年也有两三万元收入。”瘦女人的声音很平静。

“嗤!我一个月收入都比你多!”胖女人有些不屑。

“哎唷,一个月就挣这么多,你可是个大老板?”瘦女人抬头看看胖女人,又看看我,充满羡慕。我看到一张满脸沟壑、饱经沧桑的脸孔,年纪大约六十多岁。

“靠收房租。家住城中村,拆迁后分了五套,另外又买了三套。总共八套房,一套自住,两套分给子女,五套用来出租,每月租金三四万元。”胖女人有些炫耀,充满自豪。

“这么多房,你真福气好,你的子女好福气!我儿子买了100平方,还要贷款一百多万,不知还到猴年马月?”瘦女人有羡慕,有自卑,有担忧,有无奈。

“别提子女,都没良心。”胖女人显然被戳着了痛处,不禁激动起来,抬了抬脸。铜盘似的圆脸印着一圈红痕,看起来比瘦女人年轻几岁。

“我分给儿子一套150平方的,也分给女儿一套100平方的,你说两人应该皆大欢喜,家里却闹得翻天覆地。儿子要我交出所有房子的产权,这不是明摆着抢班夺权!儿媳说我管财产像死人捏着黄蜡,这不是在咒我早死。女儿倒好,干脆请来律师打起了官司,说不仅要享受儿子相同面积的房产,今后还要享受儿子一样的财产。官司打了两年,法院判她有同样权利,但姐弟两人从此不共戴天。”胖女人带着哭音。

“现在,一个怪我偏心,一个骂我无情。三户人家住在同一小区,但逢年过节都不来看望我们。”胖女人满含着悲伤。

“哎呀,钱多也有钱多的烦恼,还不如没钱人轻松。我们乡下人没啥财产,我从小就教育子女要自立自强。”瘦女人有些抱不平。“子女如果不孝顺,村里就会背骂名。不像你们城里人,住在隔壁不识人。”瘦女人提高了声音。

这到是事实,农村更重传统,更要名声。某某人不孝,全村戳其脊梁骨;某某人犯法,子子孙孙背骂名。而不像城里人,只要门一关,谁都不认谁。没有舆论压力,不受道德谴责。

“你也别管他们了,管好自己就行。”瘦女人继续劝慰。

“什么都不管,一点都不干,吃吃和玩玩。每天搓麻打牌,不分白天黑夜。但玩得头颈发麻,腰骨发僵,身体发胖,身上发病。现在不但腰椎颈椎不好,体检来还有‘三高’,化验单上都是箭头,吃药已比吃饭还多。”胖女人叹了口气。

胖女人有胖女人的烦恼,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苦衷。

“少搓搓,多动动!少吃吃,多走走!”我实在听不下去,忍不住插嘴。心想这那是享福,是在找死。

“那我干什么?每天看电视?我们那里都这样,全民皆兵战麻将。”胖女人抬脸看看我,又无奈地埋下头去。

“炒炒房子套牢,炒炒股票亏掉。开厂年纪不小,打工已没人要。再说我们有的是钱,卖套房够吃一辈子,谁还想再去创业打工,受二遍苦遭二茬罪?”胖女人嘟嚷着,显得有些茫然。

可以想象,这些人有丰厚的收入,优越的生活;时髦的家具,高档的电器。家里有价值数万元的麻将桌,却没有一张安静的书桌;家里有各种豪华的吊灯壁灯,但没有一盏精神的明灯。充斥着的是粗俗的叫骂声,喝酒划拳的吵闹声,打麻将发出的嘈杂声。

“身体很富有,灵魂很贫穷;物质很丰富,精神很苍白。那可不是好事。”老赵走了进来,显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。

“建议你到这位大姐家住些日子,最好带着你的不孝儿女,体验劳动的辛苦与快乐,感受自然的纯洁和美好,思考人生的本质与意义,就有可能会换一种生活方式。”我向胖女人提出了建议。

“理疗身体是不够的,还需要心理上的治疗。参加劳动,体验自然,积德行善,阅读精典。做一个真正的富婆。”老赵也赞同我的观点。

这时胖女人昂起了头,睁大了眼睛。眼神中有不解,也有领悟;有疑虑,也有思索。

“欢迎欢迎,我们山里人虽然穷了点,但家家都造了新房。空气是清爽的,东西是新鲜的,家庭是和睦的,邻里是亲切的。”瘦女人向胖女人发出了热情的邀请。

胖女人真想说什么,包里的手机响了,她拿出手机一看,说了声“是儿子的”,接听起电话,“啥事体?”“又输了?”“五万元救急?”“问你老婆要去!”胖女人气得关掉手机,哭着脸看看我们说:“病至有痛不理不睬我们老两口,输掉钱却想到找我要钞票,没门!”她的身体气得一起一伏。

这时理疗室的门被“砰”地踢开,我们大家一齐抬头,只见闯进一个手臂上纹满青龙、脖子上挂着金链的年轻人,脸上毫无表情,三十多岁年纪。不知和谁生气,还是缺少睡眠,眼中布满了血丝,嘴里叼着根香烟。胖女人满脸惊恐,一边说着“原来你在门外”,一边去拿身旁的包包。儿子一个箭步冲上,一边说“来看看老娘”,一边去抢夺包包。胖女人一边护着包一边骂着,“没出息的畜牲,没良心的东西。”儿子一边抢夺一边还嘴“都是你生的好”,一把扯断了包带,胖女人边挣扎边哭喊起来。旁边的老赵实在看不下去,怒吼着“出去,你给我出去,再不出去我打110了。”老赵手指着门外。年轻人向老赵逼上一步,瞪着老赵哼了句“出门当心点”,猛地拉开门扬长而去。

这时的理疗室很静,静得能听见胖女人的幽咽,静得能听见她滚落的泪滴。“看来你有病,你的儿子也病得不轻。”老赵轻轻地说了一句。

这时,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,老赵喊了声“请进”,走进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。年轻人穿着一身整洁的黄色工装,黝黑的脸庞洋溢着自信的光芒。他左手提着盒饭盒菜,右手拿把滴水的雨伞,一进门就冲着瘦女人亲切地叫了声,“娘,我给您送饭来了!”

瘦女人打针后的休息也已到点,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。年轻人抢上一步扶起母亲,并用手理了理母亲的乱发,亲切地问她打针是否很疼,打过后感觉咋样。说着从塑料袋里端出饭菜,让母亲吃了以后再做理疗。

“我买的全是你喜欢吃的,这是豆腐皮卷,这是木耳虾仁,这是番茄炒蛋。对了,你媳妇刚给您买了双凉鞋。”年轻人拿出鞋盒里一双黑色牛皮凉鞋,先后套上了母亲双脚并系好鞋带。瘦女人满脸含笑地站起来走了几步,“正合脚,正漂亮,要多少钱?”“合脚就好,我也不知道多少钱。”儿子支吾着,并为母亲一一摆放好饭菜,瘦女人接过一次性筷子,香甜地吃了起来。儿子拎起母亲那双旧胶鞋,准备扔到垃圾桶里。瘦女人威严而低沉的叫了声,“不许扔掉,给我放好。”儿子只好返回摆好。我们向瘦女人投去羡慕的目光,这时胖女人眼角有种晶莹的东西在闪烁,她悄悄地背过脸去,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眼睛。

“你真好福气!”胖女人喃喃着由衷地说。

“哎!”瘦女人香甜地吃着,笑得分外灿烂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