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坦尼克登陆--作品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作品>>小说

泰坦尼克登陆

2017年12月06日09:09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《上海文学》 庞羽

裴俊本打算三天后走的。桐泾路的房子又矮了几寸。老翠开门,脚步细碎。裴俊坐在沙发上,坐出一个固执的漩涡。这个漩涡是为老翠准备的,她要梳妆打扮,扔下手中的《三毛传》,擦粉饼,戴头花,绷上衣柜深处的裙子。

裴俊说绿色的好,她换上红色的:“你和你爸不一样。”

裴俊望着红色的老翠。裴礼贤,是真的吗?老翠的话,是真的吗?这个世界是真的吗?一切都是真的吗,难道不是画出来的吗?

惠市就是一块亚麻布,裴俊薄涂厚堆,却从未结膜。他事先和老翠说明,三天,就三天。老翠抱着电话,咩叫了几声,像是答应了。

老翠总是这样,让他猜,让老裴猜。

画布外的惠市还是这样,湿润润,热乎乎的,像那根跟了他二十八年的老舌头。

车票被老翠收了起来,抽屉里一片小纸山。裴俊不想拆穿她。裴礼贤和其他女人生了几个孩子?叫什么?裴娇?裴强?裴俊闭眼,眼角生涡。

老翠说,他的名字是她和裴礼贤一起挑的。即使裴礼贤离开了她,这两个字不变,它背后的东西也不变。裴俊看着老翠,直到看见她眼里的珠光。老翠演得不错。那个裴礼贤,不过是个群演罢了。裴俊裴俊,读来也顺口。

裴俊摩挲手上的老皮,留一条眼缝瞧着老翠。

老翠递过指甲刀:你说的三天,画完了,你走。

“来份活珠子吗?”

裴俊用沉默回答了矮胖的摊主。

白色塑料桌上摆着几张扑克牌、几枚啤酒盖、一滩粘着苍蝇的蛋壳,它们构成了一个星系,围拥着裴俊手中的啤酒杯。在惠市,各色排档、各处酒馆,都聚集着一帮人,操着一口南方话,吆五喝六。再早些时候,裴俊习惯傍晚来热热闹闹地喝一杯。那时他还没剪去长发,胡子也没有这么浓密。

等啤酒泡滤得干净了,裴俊一饮而尽。那些搬着画板、坐在路边叫卖的日子,和着酒,被他咽进胃里。胃黏膜吞吐过多少垃圾油、过期肉、工业酒精,他不深想。正是经过这些油、肉、化学品的洗礼,他能稍饮几口了。那件事之后,他开始畏水。

夕阳垂落,黑夜升起,存留的啤酒泡在杯里破灭,似乎哭一场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一切就像那些抽象画,说是也是,说不是也不是。他搁笔了多年,那幽芳的松节油,安稳恬静,如冰川下的静流。

老翠说那是艺术品。裴俊对她的话想了很久。在她没那么老时,他想当一个艺术家,劈柴喂马。后来,柴长出了新芽,马行走了千里,他还是废柴瘸马。老翠说,金子在沙子里也会发光。卖画的时候,裴俊用这句话搪塞自己。

后来,裴俊又对自己说,沙子会沉,金子也会沉,只有啤酒泡会浮上来。

啤酒摊骚动起来。

到点了。

在惠市,晚饭不适合家食。裴俊听老翠说过。从单人赴会到夜不归宿,他裴礼贤如履平地。老翠也怪,忙出一桌晚饭,热了冷,冷了热,然后倒掉。她不嫌浪费。偶尔,裴礼贤回家,把毛线衫、西装裤脱掉,露出薄薄的背心、丝光棉的四角裤,在家里走来走去。老翠把空调调高,裴俊抱怨温度让颜料凝结。裴礼贤陷在沙发里,两只眼睛像生锈的铜把手。

裴俊掩着门缝,偷偷地画裴礼贤,怎么也画不像。老翠招呼裴礼贤洗澡。他在老翠屁股上抹了一把。

空气中满是松节油的味道。

头天下午,老翠调到音乐频道,又是《橄榄树》,不要问她从哪里来。

裴俊塞着耳机看手机上的中泰拳王赛,六十公斤级的中国人左一拳,右一记,上勾拳,下勾拳,一拳一拳打在裴俊的脸上、身上、心上,裴俊忍不住叫了起来。老翠“啪嗒”关掉路由器:“你听我唱。”

裴俊说:“三毛最后死在周庄了,你知道吗?”

老翠不理他,挥舞着双手,继续唱。唱罢,她回头看裴俊:“你爸裴礼贤,长得很像荷西呢。”

向晚,老翠让裴俊去参加婚礼,说新郎是麻将姐妹的外甥。裴俊“嗯”了一声,三天,三个任由摆布的白天黑夜。

老翠说,两个人,一个份子钱,划算。裴俊“嗯”了一声。老翠又说,多见见人,别成天一副鬼样子。

裴俊照例“嗯”一声。老翠起身,去厨房间倒水,咕嘟咕嘟的声音里,她的话浮上来:伴娘都是单身呢。

老翠把水放在桌上,她逼他喝水。两年前,他回家过年,老翠说,知冷知热知根知底,唯独我家的裴俊没有知心的人。

裴俊闭上眼睛,闷灌了一口水,这个伴他二十八年的老喉咙,发出了一声羊叫般、悠长、颤抖的“嗯——”

裴俊对新娘夏琪一见钟情,是在那天晚上。夏琪的婚纱是粉色的,头冠是五彩的,眼睛是黑色的,面孔是苍白的。裴俊攥着胸前的礼花,它贴着他的心走了一路。音乐声响起,叮叮咚咚,新郎吻夏琪。结婚进行曲总是先于葬乐,不是吗?

夏琪把头冠给了裴俊,裴俊约了她。

夏琪的睫毛没有婚礼时那么长,裴俊抻着五指,凝视三秒,把它插进夏琪柔软的头发里。有些事如愿时,总要偷点税的。

裴俊最喜欢夏琪的手,细长的,媚而娇。裴俊说,春柳嫩,嫩不过这秋波迷蒙玉酥手。这是回到惠市的第二天,裴俊的手,还未沾上颜料、画板、松节油的味道。夏琪用葱管般的十指环住裴俊,头发落在裴俊的耳朵上:你留在惠市好不好?

惠市的水顿时涌进了裴俊的耳朵,头有点疼。记得那件事没发生的时候,他喜欢让水浪给他脱壳。水面飘着浮萍,裴俊跳进去,浮萍散开,又聚拢。水里有蝌蚪,分分合合。在水里,裴俊也是分合无常的,这边的手臂肿大了,那里的小腿伸长了几寸。裴俊一个猛子扎下去,世界安静了,听得见水在说话。

裴俊看着夏琪的手,就像惠市的河流,连着远远的长江。

回到家,长江断了流,老翠在麻将桌上,文雅地甩出东风,赢了,捂着嘴哧哧地笑。她把这件事称为交际。王佳芝打了几回麻将,换回易先生的鸽子蛋。不亏。缺人时,裴俊也打过几次,东风二筒,五条四万。青色白色,糊在一起,像莫奈的睡莲。

起点是惠市,终点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。裴俊把回程车票扔进了垃圾桶。多少年,都是这样。他会问售票员,下午三点整有去哪里的票。他掐得很准,下午三点,车程两三小时,到了,沙县小吃、兰州拉面均可,找一个小宾馆,躺在床上,看陌生的灯火。床头柜上有小卡片,日系韩风中国韵味。他垂在白色的枕头上,指腹擦过卡片上的女郎。桃红色的脸颊,粉嫩得有些廉价。再拍点粉饼,再会点诗词歌赋,再加点油盐酱醋……他沉沉睡去。一夜,梦里长满了人形的橄榄树。异乡的早晨有点冷。裴俊裹紧衣衫,到巷子口捡点油条酥饼吃。酥饼上有芝麻屑,落在地上,像某些无可挽回的事。裴俊和老板要点面纸,擦擦嘴,走进稍显凉薄的城市。城市里飘着暧昧的人烟。裴俊撑开臂膀,把面纸扔进路边垃圾桶。这世上,总有些人鸡犬不闻,也总有些地方擦枪走火。裴俊想起了肌肤上渗出的水珠,留至今日,是恼人的汗渍。

那个学画的夏天,水浪温柔透明。裴俊不理会额头、胳膊、大腿渗出的汗珠,它们从毛孔里奔涌而出,来不及叫嚷,就被水波掳走。那个红指甲的女人在岸上奔跑,手里挥舞着毛巾。裴俊顺流沉浮,等过了几个河湾,就靠岸。沿途有叫卖声,都是些针线袜子似的买卖。几个妇女拎着水桶下来,再提上去,水面很快恢复平静。天空射下几颗子弹。裴俊埋进水里,耳边一片混响。浮起来,耳边澄澈许多。恰如红指甲的她说的,看见的不必全信,要听。

码头毛茸茸的,长着积年已久的苔藓。这是惠市的腋毛。裴俊踩上去,吱溜溜的。他甩甩水珠,湿漉漉地走进人群中。那个沿岸奔跑、给他递毛巾的女人,黑发杳然,眼波朦胧,那些鲜红的指甲盖,落在他的胸前,变成朱砂痣。

那样的日子也远了。裴俊望着水塘,小心地绕过去。老翠的麻将渐入激战了吧,裴俊随手买了一份凉面。甜辣酱、花生米、瓜丝像水里摇摇的青荇。等给老翠送完凉面,夏琪该出美容院了。

地面潮湿,裴俊的鞋面渗出水珠,他支在酒店的墙上,给脚涮水。是2023房吗?

夏琪躲在他胳膊里絮语,竟然也是红指甲。

白月光洒下来,床的金属沿雪亮,地毯蒙上薄薄的雾,电视机泛着光,像多年不见的地窖藏酒。夏琪的红指甲,成了弯曲的蚯蚓。

他平摊下来,告诉自己,早餐放在台上。

裴俊推开门,老翠起身,收拾早餐碗筷,乒乒乓乓。裴俊回击一眼,老翠推挡过去。裴俊神情屯蹇下来,顿在那儿像沙漏。

过了一会儿,厨房间烟火盎然,老翠又做了一桌菜。像那个裴礼贤还在一样。裴俊感到一阵战栗,他是这两个人孵出的活珠子吗?鸡有头有翅膀有脚,屁股上粘着蛋清蛋黄,未发育成形的鸡胚胎,在透视状态下形如活动的珍珠,蛋黄色,伴着褐色的细血管。这些血管里,藏着裴礼贤的白眼、老翠的东风二万。

裴俊把饭菜狠狠地塞进嘴里,老翠叠好面前的餐筷纸盘,拾掇好脸上的嘴鼻耳喉,娇声问裴俊,哪家的姑娘?裴俊趁势打了个嗝,闷头灌水。太阳照射在地球上,辣出了层层透明的波浪。老翠关上百叶窗,千种热眼,百般饶舌。裴俊不招,看着百叶窗透出的光束,它们落在地上、墙上、桌上,像唐诗三百首,上下五千年。

“你去水库了没?”老翠沉默半响,失声问他。

裴俊咽下嘴边的一束阳光,眉眼低沉。这不是去不去的问题。

“你要理解我。”老翠交错着手指,留着纠结的、苍老的褶皱。

裴俊哗啦啦地站起,像是卸下了油亮的蛋壳:“我去洗碗。”

水流涌出,碗里陈渣泛起。裴俊想吐,想干呕,结果还是盘了一手的水,扑在脸上。水花迸溅在他的耳边、发尖,形成晶莹的水珠。他摇一摇头,水珠飞旋出去。裴俊清醒了许多,手撑在水池边,目光呈螺旋形进入下水道。

老翠出现在门口:“你碰水了?”

葡萄要过季了。

夏琪爱剥葡萄,一根葱瓣儿绕过去,一根葱瓣儿跷过来,葡萄晶莹干净,包裹着细米籽儿。裴俊不准她这样,他要整吞,一口下去,一了百了。

几年前,那个沿岸奔跑、给他递毛巾的红指甲女人,她也喜欢吞葡萄,他含泪吞下这般酸甜,滋味缭绕,回甘娉袅,眼眶里有什么打着转。

葡萄与花瓶,是绝佳的静物画。十年前,少年裴俊会拉上鹅黄色的窗帘,摆上水泠泠的葡萄,打开暖橘色的油画灯,再配上短促的、急骤的呼吸,一个下午过得无声无息。开始是素描,一笔一画,阡陌交错。那个女人在隔壁捏黏土雕像。裴俊从房间出来,唤她,王旻云。女人擦拭手指,红指甲一点点露出来,指着潮湿的雕像:“你看,裴俊。”“不是我,”裴俊说,“就不是我。”那女人捂着手。裴俊看到有一枚指甲断了。

“抱着我。”裴俊抓住夏琪的手,揽入怀里。

毛茸茸的,不是活珠子。

裴俊把画板架在码头前,支棱了好久。老翠在麻将桌上花了不少钱。他的口袋也快见底了。夏琪给他介绍了个活,让他画一幅轮船航行图,大价钱。他定了一秒,屈服了。

裴俊闭上眼睛,想起从前的他,从老码头下水,在新码头上岸。他爱沿途的叫卖声,爱水里的咕嘟声,更爱天空的沉默飞鸟的嘶叫。这些年,他把钱全都花在了旅程上。从这里到那里,从那里到更远的地方。无形的水浪围拥他、环抱他,让他伸展自如,又不怠于前进。过程短暂,却像再活了一遍。在水里,他会想起泽城的澡堂,温市的林荫道。它们都曾让他呼吸顺畅。

王旻云见到他时,裴俊已能临摹梵高了。他对王旻云说,梵高、塞纳、毕加索,加起来都没有高更伟大。他爱高更,高更总是向往远方,他向往大溪地,他爱着茂密的植物、蔚蓝的天空、慷慨的大自然、简朴的生活。裴俊曾悄悄描绘想像中的父亲,刘德华、张学友,甚至那么丑的姜文,只要他喜欢,他都画下来,画完后,又把他们藏起来,等到夜深人静,苦苦地凝视,期待他们走出画布,拥抱自己。现在,裴俊坐在码头前,全身都在颤抖,快窒息了。那冰冷的、战栗的水珠啊,就像他这个人,只有不停地流动,才能稍微体会到自身的存在。

裴俊的皮肤上冒着密密的汗。“给。”老翠给他一条飘云牌毛巾。毛巾是淡红色的,绣了两朵小花,卧在老翠的手上,像两枚红指甲。

裴俊接过毛巾。他整个人湿答答的,蓬勃不起来。

“三天到了,你定了明天的车票?”老翠用毛巾擦拭他的汗,“别走了,你还没画轮船呢。”

裴俊望着这个老女人:“我要去喝一杯。”

老翠的眼神凌厉起来:“2023房,别去了。”

“我要去喝一杯。”裴俊夺下她的毛巾。

“你想走老路?”老翠的声音在半空中划来划去,“当年不是我,你会有今天吗?”

裴俊闭起眼睛,毛巾里全是活珠子的味道。

几十亿岁的太阳脱得精光,躺在人行道上。裴俊用脚尖挑着石子儿,等一杯啤酒的酿造。啤酒上桌,裴俊空坐在那儿。气泡冒个不停。他举着酒杯,阳光碎裂,晨昏颠倒,惠市飞上天空,白云踩在脚下,啤酒摊、牌桌、各路石子儿,映在酒杯里,全都乱了阵脚。

脚步响起时,天亮了。裴俊的胳膊上留着三个纤小的半月形,夏琪掐的。月牙正逐渐由淡粉色转为肉色。

2023的房门脆脆地响。床的金属沿凛冽,电视机屏幕一片飞亮。夏琪捂着床单说,快。裴俊穿衣服,锁孔发出咔嗒咔嗒声。夏琪打开了窗户,一瞬间,满世界的雪白。裴俊顺着水管爬下,撞碎这个白。

街道上人流如织,汽车走得步履蹒跚。裴俊披着没穿好的衣服,踉跄地走着,背后传来敲锅砸铁声。

突然间,裴俊被拽住了,众多的手和拳头,剥开了他。

老翠一脸餍足。裴俊的衣服边溅上了大大小小的污渍,像那些凝结的色块。老翠问他,大轮船画好了没?裴俊看着她,仿佛从她薄薄的衣衫里,看见了浑圆的乳房、柔滑的肌体和鲜嫩的胎记。

旻云的腰间,有这么一朵朱红色的棉桃,轻轻触碰,花想容,露华浓。那些日夜,裴俊颤抖着双手,为旻云作了一幅裸体画。后来老翠把它烧了。但凡不如意,她就用这幅画嘲笑他。这种笑声,在惠市回荡了很久,直到红指甲被裹尸布裹住,直到人们对视一眼,绝口不提。

裴俊转到卧室,门口一个硕大的旅行箱。是老翠偏爱的红色。

“我可受不了了,”老翠说,“每个月收到一笔钱,也不知道人死哪了。”

裴俊挑眉:“你不打麻将了?”

“我加了密码锁,”老翠指着箱子,“就是我死了,也打不开。该死的强盗。该死的世道。”

裴俊垂着双手,垂下眼睑,没有了老翠,生活是怎样的一马平川。

“够了,”老翠的声音锐利起来,“这回是我不在家。”

“对,下午三点钟。”裴俊拿着电话。

每到下午三点钟,老翠的眼睛里就戳出了刀子。

电话那头说,先生,您稍等。短暂的空白中,裴俊捋了自己的小半生。在老翠的形容中,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,裴礼贤捧了不少钱场。但万物都是先来后到,秩序使然,裴礼贤回去了。说他有正室长子,还有美好仕途。作为裴礼贤出差惠市的露水妻子,老翠生下裴俊,这个连姓氏都无从考证的男孩。男孩长大,长出胡须,长出喉结,坠入爱河。靠着裴礼贤一月一度的赡养费,老翠过得也舒坦。

但是,真是这样吗?也许老翠就是某天在福利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男孩,起名裴俊,给他喂米糊糊。给他穿衣裳,等他明事理了,串通一个群演裴礼贤,编造了一个说得过去的故事。他在谎言与搪塞中足足度过了二十八年。想到这,裴俊已出离了愤怒,感觉自己躺在中泰拳王争霸擂台上,任人拳打脚踢。

挂断电话,裴俊俯身从垃圾桶里翻出他的返程车票,今日下午三点。

老翠说了,下午三点,车程两三小时,到了,沙县小吃、兰州拉面均可,找一个小宾馆,躺在床上,看陌生的灯火。床头柜上有小卡片,日系韩风中国韵味。睡去。等太阳再升起,裹紧衣衫,到巷子口捡点油条酥饼吃。

裴俊沉着脸问她,是去找他么。

老翠干脆利落:不。够了。

老翠终于去了有荷西的撒哈拉。沙漠滚烫,父亲画像变成了灰烬,和老翠的红衣裳一起,在火中翻滚,升落。不知道老翠疼不疼。

裴俊画着那幅被催了又催、起笔又落下的轮船航行图。高更《裸体习作》还在墙上,那年,作为油画老师的王旻云,全身赤裸、一脸羞赧地卧在沙发上,让裴俊仔细地画下她的毛孔、她的纹理。画成了,小城烽烟四起。她男人扬言要他的命。有一天,王旻云敲开裴俊的家门,问他愿不愿意走,下午三点。那是他们的最后一面。裴俊多次坐在码头,想像着那艘轮船上,也有一名毛头小子,对着他的女神,画下缠绵的、浮动着的胴体。

太阳均匀地洒在惠市的每个角落。裴俊等在楼下。这儿有个小排档,几个人在对饮。裴俊把画板放下,桌上摆着开了口的蛋壳、卷了边的扑克牌。排档里面架着一台电视机,记者在访谈退赛的刘翔。他似乎在哭,也似乎没哭。

裴俊呛了一大口。这瓶雪花是假的,这桌子是假的,这排档是假的,世界是假的,他自己也是假的。裴俊,垂头,瞄着夏琪的婚房。这么些年,他都是靠啤酒补充水分的。“白水味太大。”他对自己说了句假话。

裴俊摩挲着夏琪的头发、指尖。青葱一样,水波一样。夏琪问他,以后来不来了,裴俊却跟她讲起一件事。十年前,他曾经上过两个月的船,那些海员对他讲过,1985年,人们发现了泰坦尼克号残骸。轮船的裂缝已被深埋起来了。这艘大轮船,被冰山撞开了,船舱进了水,沉没在纽芬兰的海里。然而船员说,泰坦尼克号的“伤口”并不是那么大,而是有几处小“伤口”,当时进水的几个舱室并不是平均进水的,有的进水量大,有的进水量小,这说明洞口有大有小。沉没与船体钢板也有很大关系。船体钢板敲击声很脆,它在撞击下被分解成一块块——实际上是从船侧被打开的口子。

冰山!裴俊想,我还没见过冰山呢。

水库平静,没有鱼,只有迂迂回回的抬头纹、妊娠纹。十年前的那个下午,他如期等在车站,却听到了有人在这个水库自杀的消息。他想再看一眼,却被拦下来,只瞥得见那垂落的红指甲,肥大肿胀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不能碰水。渴了,喝一口啤酒,身上脏了,用毛巾擦拭,更别说下水游泳了。

裴俊把画架、画笔搁在岸边,上面似乎有一艘轮船,也像裸体女人。裴俊把夹克脱下,夹克拉链上挂着几根棉丝,裴俊绕在食指上,扯下来。接着是白色棉T恤,裴俊交叉双手握住衣沿,往上使力,把白色T恤翻了个个儿。到裤衩了。裴俊露出了双腿。忽而风起,又褪去他最后的三角裤。现在,他赤裸裸地站在水库前,光洁如新。天空是丝绒的,树木是纤维的,空气是薄纱的。大概就是这个位置,他一头扎下去。

水很深。裴俊打了个战栗。老翠去了撒哈拉,那滚烫的、燥热的地方,从来没有这样的水波,如此温柔、如此冰冷。一浪翻过去,一浪打过来。裴俊的双手胡乱拍打,双脚触不到底。水浪抱住他,他突然绝望地想到,岸上不会有人随之奔跑、给他递毛巾了。他放弃了挣扎,任由自己被水波挤压、变形,像啤酒泡一样,等待破灭。水进入他的鼻孔、嘴巴、肚脐眼,涌进来、涌进来。有那么一瞬间,裴俊快流泪了。有液体从眼眶涌出来,而不是挤进去。裴俊沉进水里。那时他听见了,是水豚在叫吗?还是水藻缠住了他的脚拇指?“看见的不必全信,要听。”裴俊满足地笑了,满嘴满肠的水。他感到自己的存在了,他是真的了。水浪里全是活珠子脱胎后的蛋壳,像啤酒泡一样浮上来,成为散落在水面上的轮船碎片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裴俊醒来。他在岸边,用淤泥涂满了全身。他对着天空,“噗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(原文刊于《上海文学》2017年12月号·新人场特辑)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