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蛙出井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原创>>小说

青蛙出井

2017年12月06日10:33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猴上猴

暖暖的春阳照耀着大地。鸟儿空中飞;花儿风中摇;虫儿草中唱;鱼儿水中游……

水井旁的草地上,一只雌性金线蛙蹲在一株美丽的水蓼下,闭着眼睛打盹儿。

一只捕捉蚊子的雄性黑斑蛙经过井旁,发现了雌性金线蛙,喜欢上了她。

雄性黑斑蛙捉住一只蚊子,跳到草绿色的雌性金线蛙跟前。

雌性金线蛙惊醒了,雄性黑斑蛙趁机献上了自己捕捉的蚊子。

金线蛙羞红脸,接受了黑斑蛙的礼物。

金线蛙吃了蚊子,向前跳去。

黑斑蛙跟在后面,快乐地跳着。

路过井旁时,忘乎所以的金线蛙脚一滑,一下子掉进了井里。

黑斑蛙见了,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

为了金线蛙,黑斑蛙跳进了井里。

井很深,光线暗。金线蛙和黑斑蛙不喜欢这里,他们拼命跳啊跳,想跳出井,过外面自由美好的生活。

几次失败以后,两只青蛙不再向上跳,无奈地接受了现实。黑斑蛙安慰眼角挂着眼泪的金线蛙说:“亲爱的,井下虽然暗,可是安全,也不愁吃。”

金线蛙破涕为笑,说:“亲爱的,谢谢你下来陪我。我要是一个待在井底,真不知道该怎么过?”

慢慢地,两只青蛙忘记了天空的浩瀚,认为天空只有井口那么大。也许在梦里,他们梦到过曾经的天空。

春末,黑斑蛙和金线蛙生了二十只小青蛙——十只小黑斑蛙和十只小金线蛙。

小青蛙们问爸爸妈妈:“天有多大?”

黑斑蛙爸爸说:“天只有井口大。”

夏天快过去的时候,一只白鹳来到井边,发现里面有青蛙,高兴地流下了口水。

青蛙爸爸和妈妈发现了白鹳,没有忘记他是自己的天敌,急忙带着小青蛙们都潜入水中。

失望的白鹳扭了扭长长的脖子,想出了一个好办法。他捉了一些小虫子,投到井里。

小青蛙们抵挡不住水面飘着的小虫子的诱惑,不顾爸爸妈妈的劝告,浮出水面吃小虫子。

出乎青蛙爸爸妈妈的意料,白鹳没有冲到井里叼小青蛙吃。

一只胆大的小黑斑蛙向白鹳道谢,问:“你从哪里来?”

白鹳伸了伸脖子说:“我从河边来。”

“河边?”胆大的小黑斑蛙问。

白鹳看着小黑斑蛙疑惑的样子,笑了。他知道井底之蛙不知道井外世界的广大和精彩。他讲起了天空、大地、树林、小河、池塘、芦苇荡,讲起了花鸟鱼虫……

小青蛙们听得津津有味,渴望到井外的世界玩玩。

“井外的世界是很大,很精彩,可是外面的世界也很危险,有很多吃青蛙的动物,蛇、老鹰,还有……”青蛙夫妇看了看上面的白鹳,没有往下说。

小青蛙们随着父母有点儿惊恐的眼光,也往上看了看。

白鹳笑了起来,说:“可爱的青蛙们,你们别怕,我不吃青蛙,只吃老鼠、蛇、鱼虾。”

见青蛙们不信,白鹳飞到池塘,捉了一条鲫鱼,飞到井边,当着青蛙们的面,吃了下去,然后打了一个悠长的饱嗝。

小青蛙们相信了,争着吵着要出井,而且第一个出井。

青蛙夫妇又是忙着劝。可小青蛙们不相信。他们纷纷埋怨青蛙夫妇欺骗了他们。青蛙夫妇叹了几口气说:“井外的世界是好,我们挑不出去,告诉你们也是徒增烦恼啊。”

“你们不要争了,”白鹳说,“你们比一比,看谁跳得高,我就第一个接他出井。”

小青蛙们争前恐后跳了起来。一只大黑斑蛙跳得最高。白鹳冲下来,用尖尖的嘴叼住了他,飞出了水井。

大黑斑蛙第一次看到比井口大得多的天空、大地,还有各种动植物,开心地呱呱叫着。

白鹳把大黑斑蛙轻轻放在草地上,眯了眯眼说:“我把你从井中救出来,你怎么感谢我?”

大黑斑蛙感激地说:“做牛做马感谢你都可以。”

“你不用做牛做马,很累的。”白鹳说,“你每天帮我说句话就行。”

“就一句话啊,太简单啦。”大黑斑蛙说。

第二天早晨,大黑斑蛙来到井边,说:“你们赶紧上来吧,井外的世界宽敞明亮精彩极了!”。

井下的青蛙又开始争先恐后地跳起来。白鹳冲下来,叼起来一只跳得最高的金线蛙。白鹳飞出井,飞到大河那边,把金线蛙放在草地上,一嘴把他吞进了肚子。

白鹳来到井边,大黑斑蛙问:“我刚出井的妹妹哪里去了?”

“在大河那边快乐地玩呢。”白鹳淡淡地说。

第三天早晨,又一只小青蛙被白鹳带出水井,吃了。

……

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减少,青蛙夫妇在伤心中绝望地死去。

最后,井里只剩下两只青蛙了——一只小黑斑蛙和一只小金线蛙。

夜里,望着漆黑的井口,小黑斑蛙对小金线蛙说:“我们的哥哥姐姐一只只出井,为什么不来看我们呢?”

“我们的大哥不是每天早晨都来看我们吗?”小金线蛙说。

“我怀疑,那只大黑斑蛙是个骗子。”小黑斑蛙停了一下说,“我们其他的哥哥姐姐,都被他骗给白鹳吃了。”

“怎么这么说?”小金线蛙鼓起眼睛问。

“你没发现吗?”小黑斑蛙说,“这几天白鹳冲下来张开嘴的时候,常常流口水呢。”

“那怎么办啊?”小金线蛙害怕得张大了嘴巴。

“这样吧,”小黑斑蛙想了想说,“明天早晨那只大黑斑蛙趴在井边说话的时候,我们潜入水下,看看会发生什么事?”

第二天早晨,那只大黑斑蛙又来喊话了。话喊过以后,没有回应。他回头看了看监工似的白鹳。白鹳踱了几步,冷冷地说:“继续喊。”

大黑斑蛙又喊了几次,还是没有回应。白鹳紧走几步,来到井边,伸长了细细白白的脖子往井里看:“明明还有两只小青蛙,怎么没有了呢?”

大黑斑蛙讪笑一下说:“高贵的白鹳,我的主人,也许您记错了。”

白鹳冷笑一声说:“不会错的,我身边不是还有一只大青蛙吗?”说完,他一嘴叼住了大黑斑蛙。大黑斑蛙痛苦地挣扎着、呻吟着,很快进了白鹳的肚子。

吃完了青蛙,白鹳理了理洁白的羽毛说:“我会记错了吗?两只小青蛙肯定躲起来了,明天再来吧。他们本事再大,也逃不出我白鹳的嘴啊。”

两只小青蛙听到了,吓得大气不敢出。

白鹳走了。两只小青蛙浮出水面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心绪平静下来以后,小黑斑蛙对小金线蛙说:“咱们还是想办法出井吧。明天白鹳来了,咱也不能一直躲在水下,不出来换气啊。”

“可是,”小金线蛙看看小小的井口,着急地说:“井口那么高,咱们跳不出去呀。”

“别急,我想想,一定有办法出去的。”小黑斑蛙说。

小黑斑蛙在水面上游了几个来回,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。“爸爸在的时候说,水井里的水是从地下来的,而地下是又暗河的。咱们潜下去,找到暗河,也许可以出去的。”

“也只能试一试了,咱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啊。”小金线蛙说。

“暗河应该很长,里面没有光,也没有多少吃的,会有好多苦等着我们吃呢,你怕不怕?”小黑斑蛙问。

“当然怕了。”小金线蛙说,“哪怕是累死饿死,也比被白鹳吃了好,我们是死在寻找出路的路上啊。”

“那好,让我们深吸一口气,寻找暗河吧。”小黑斑蛙说。

两只小青蛙吸了一肚子空气,然后手牵着手,扎进了水下。他们越潜越深。肚子里的空气慢慢变少,小金线蛙有点儿憋不住了。小黑斑蛙紧紧抓住小金线蛙的手,鼓励她向下潜。他们游得越来越慢了,知觉慢慢模糊起来。

忽然,小黑斑蛙感觉身上有了凉意,听到了流水的哗哗声,慢慢地醒转过来。“啊,找到地下暗河了。”他把小金线蛙推出水面。小金线蛙也慢慢醒来了,“这是哪儿?”

“暗河,地下暗河!”小黑斑蛙高兴地说。

暗河里黑魆魆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“咱们该往哪里游?”小金线蛙问。

“随着水流游吧,流水会带我们出去的。”小黑斑蛙说。

两只小青蛙又手拉着手,随着流水慢慢向前游。渴了,他们喝一些水,饿了,还是喝一些水。他们饿瘦了,游得越来越慢,还是坚持往前游。

几天过去了,两只小青蛙看见前面有一丝光亮,心里开心极了。他们终于,终于游出了暗河,来到了外面光明自由的世界!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