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家的桔扭树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原创>>散文•随笔

邻居家的桔扭树

2017年11月13日09:04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张浩

午饭后,闲来无事翻阅着朋友圈,一张图片蓦然让我停止了划屏。图片中的野果似曾相识,一时间却又叫不上名字来,细读图下边的文字,哦,原是桔扭果。少年时代常吃,不过,算起来又有近二十多年再没有吃过了。或时间太久,它的味道在味蕾中竟翻不出记忆来。倒是让我想起了乡下邻居家旁那一棵粗壮的桔扭树。

桔扭树,是我们客家地区的叫法。学名称之为枳椇,俗称“拐栆”,在我国有着悠久的种植历史。早在《诗经•小雅》中就有 “南山有枸,北山有楰。乐只君子,遐不黄耇。乐只君子,保艾尔后”的诗句。“枸”即“枳椇”,就是我们所说的桔扭树,有的地方还叫“鸡爪梨”或“万寿果”。《陆疏》中对其记载得更全面,“枸树山木,其状如栌,高大如白杨,枝柯不直,子着枝端,大如指,长数寸,啖之甘美如饴,八九月熟。今官园种之,谓之木蜜”。

“木蜜”,雅致的名字。乡下邻居家曾有一棵,就种在屋旁,离我家不过十米远。自记事起,桔扭树就矗立在那里,树干粗大如缸,小孩是断然抱不过来的,树冠蓊郁如幕,两旁的屋舍皆入其怀抱。夏秋最为茂盛,千枝万叶,层层叠叠,阳光竟投射不到地上。此时,树荫下就成为附近孩子们戏耍玩乐的最好去处。女孩子跳皮筋,抓石子;男孩子弹核桃,扇烟盒,孩童一天天快乐的时光便在树荫下悄然而去。

且不说其繁茂的枝叶为我们带来了清凉和愉悦,印象中其枝叶却有更好的妙用。记得每每家中有人伤风感冒或皮肤瘙痒,母亲便会拿出一扎扎晒干的桔扭树枝叶,放入大锅中熬水,让家人洗上两三次,便会痊愈。如是夏秋时节,更直接让父亲从桔扭树上折下一些枝叶来,直接入锅熬煮,效果亦是好得很。小时候,看着那一桶黑不溜秋的水,总难以下手去洗,更不甚了解其为何如此神奇。实际上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上早就记载有,“其枝、叶,止呕逆,解酒毒,辟虫毒”。怪不得,母亲常年都备有其枝叶,以应急之用。而邻居对村人折其树之枝叶,皆慷慨得很,总一句话,要就折,不必问。

桔扭树的枝叶是大人们惦记的,树荫下的我们,则时时不忘桔扭果。每到农历八九月份,肥厚扭曲的桔扭果便把枝叶压得直不起腰来。我们树底下远远地望着,总盼望它快点逃离树枝,好掉到地面上,让我们饱餐一顿。更有猴急的小伙伴,不待它掉,早拿起竹竿打下来尝鲜。只可惜,往往打下来都是未成熟的,涩酸难食。不过,他们也有土法子,先把青黄的桔扭果掩藏到谷糠之中,不消一个星期,再拿出来吃,倒也有点甜味,然而终究还是略带苦涩。最好的还是等霜降节气过后,此时的桔扭果,红褐色取代了青黄色,不消再用竹竿,有的便已挣脱了树枝。我们随手拾起,稍用水清洗干净,入口嚼之,甘甜爽口,一如葡萄干的风味。大人们也有把其蒸熟后用来浸烧酒,听说有很强的滋养补血和祛风湿麻木之功效。

可惜的是,这样全身是宝的“木蜜”,却在几年前被邻居砍伐掉了。或许,是树荫下再也听不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,整个生产队仅剩下七八个老人还在各自家里守望;又或许,是邻居看中了它的木质,把它做成了家私,运往了城里的家去了;又或许……

现在回家,只看到孤独的老树头,还有那刺眼的阳光留在树头上。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