宣姜:墙有茨,不可埽也--原创--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

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>>原创

宣姜:墙有茨,不可埽也

2017年11月07日11:01 来源: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金沙在线官网-金沙娱乐-澳门金沙线上娱乐 by一苇

  《东周列国志》言:“齐僖公二女,长宣姜,次文姜,宣姜淫于舅,文姜淫于兄。”毋庸讳言,宣姜姐妹常常以“荡妇”被后人提起。

  舅是出嫁的女子对公公的称呼。但宣姜的“淫于舅”所称的“公公”——春秋初期的卫宣公,其实根本没有真正以公公的身份存在过。只不过本来作为准公公的卫宣公,有一天却直接作了宣姜的丈夫。

  这个在“大义灭亲”的石碏平定州吁之乱后,从邢国迎回即位的卫宣公,能让后人记住的,大概也只有其集“烝母”与“娶媳”于一身的奇葩之举。

  还在作为公子时,卫宣公就跟自己的庶母夷姜通奸,生下儿子伋,也叫急子,并托给右公子职抚养教导。当时的他很宠爱夷姜,与她生了三个儿子,即位后还把急子立为太子。

  夷姜的好日子戛然而止,正是由于宣姜的出现。

  宣姜,作为“春秋三小霸”之一的齐僖公的大女儿,不仅身世显赫,有兄长如“连杀鲁、郑二君”的齐襄公和“春秋第一霸主”齐桓公,还与妹妹文姜一起以美艳与才华闻名当时。

  美到什么程度呢?《诗经》中就有《邶风.新台》、《鄘风.君子偕老》、《齐风.鲂鳏》、《齐风.载驱》直接描写二姜之美,《诗.陈风》更说“岂其取妻,必齐之姜”。

  然而,也许正是绝世之姿惹的祸,随着宣姜的出嫁,一幕幕悲剧的帷幕渐次拉开。

  卫宣公为急子聘定宣姜为太子夫人,派右公子职隆重迎娶到卫国。一睹宣姜美貌后,卫宣公却色心难掩邪念顿起,以出使郑国为由支走急子,在淇水修筑“新台”,自娶了宣姜。

  生米煮成熟饭,齐国的长公主竟以如此方式做了卫宣公夫人。作为国家之间权力博弈的牺牲品,宣姜无奈接受了这一切,还为卫宣公生了两个儿子,公子寿(寿子)和公子朔。

  但命运并没有因为她的认命而放过她,等待她的,还有椎心彻骨之痛。

  似水流年中,两个儿子长大成人,不过一奶同胞却性格迥异。公子寿被卫宣公寄予厚望,托付于左公子泄悉心教导。他天性善良,与异母兄长急子手足之情甚笃。而弟弟公子朔却生性贪婪狡猾,一心要谋取国君之位。

  公子朔开始处心积虑地构陷太子,爱子心切也开始让宣姜迷失了心智。由于她不辨黑白地助纣为虐,甚至间接成了急子的母亲夷姜绝望中上吊自杀的帮凶。

  然而令宣姜意料不到的,是昏聩无道的卫宣公杀心已起。

  鲁桓公十一年(前701年),卫宣公派太子急子出使齐国,暗地里叫杀手埋伏在必经之路莘地,欲劫杀急子。公子寿得知阴谋后,劝急子逃走。急子不愿“弃父之命”,情急之下寿子在临行前将急子灌醉,载着急子的旗号先行。

  杀手(传说为公子朔豢养的死士)凭旗号误杀了寿子,急子赶到后,伤心万分不愿独活,告诉杀手真相,然后引颈就戮。

  宣姜悲痛欲绝,儿子朔却因一箭双雕而暗自弹冠相庆!从心胸如此“黑白”分明的三兄弟身上,人们看出了兄弟手足之情,也看到了权力怎样让人变成恶魔!

  第二年,卫宣公终于离世,公子朔如愿继位为卫惠公,却同时开启了卫之“五世不宁”:

  三年后,左、右公子怨恨卫惠公诽谤杀害太子而自代,起兵赶走卫惠公,改立急子的同母弟弟公子黔牟为君。又过了八年,齐襄公率领诸侯联军讨伐卫国,护送外甥卫惠公回国复位,诛杀左、右公子,卫君黔牟逃往周朝都城洛邑。

  而宣姜的命运再次在动荡中被改写。

  为了安抚卫国国人和左、右两公子的党羽势力,齐襄公以保护宣姜为名,作主把她改嫁卫宣公的另一个庶子公子顽(卫昭伯)。

  据丘明先生所记,卫昭伯开始不同意,而被“强之”。但对于宣姜,却从此真正过上了“安定”的生活。

  她为昭伯又生了三子二女。除了大儿子齐子夭折,两个儿子公子申和公子毁后来都当了卫国的国君,两个女儿也均嫁与诸侯为夫人。特别是小女儿许穆夫人,不仅貌美有才华,其果敢才能不让须眉,除了英勇复兴卫国,更被称为“世界文学史上第一个爱国女诗人”。

  刘向在《烈女传》中评价:“卫之宣姜……五世不宁,乱由姜起。”《东周列国志》则更是直指:“人伦天理,至此灭绝矣!”《诗经》中的《墙有茨》、《新台》,还有《君子偕老》、《二子乘舟》、《鹑之奔奔》一系列诗篇,亦均为讥刺宣姜之作。

  “墙有茨,不可埽(同“扫”)也。中冓之言,不可道也。”口口声声“不可道”,但“所可道也,言之丑也”一句已生生将宣姜捆绑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。

  其实,站在宣姜的视角回望,卫国的那段“乱程”,才的确如“墙茨”从生:

  首先是卫宣公。觊觎庶母,筑台纳媳,“宣纵淫嬖,衅生伋、朔。”当年石碏大义灭亲却迎回这么一个败乱纲常的玩意儿,泉下之灵理应很难瞑目。

  其次是急子与寿子。史料往往对“兄弟争死”给予很高评价,认为他们是孝与义的化身。其实他们只不过以愚忠愚孝纵容放任了卫宣公的淫威与宣姜的糊涂,而缺少沉默中的呐喊与抗争。

  还有“乱中取胜”的卫惠公朔。以残忍贪婪心计歹毒、罔顾亲情残害手足而上位,然终德不配位,让太史公言之不虚:“及朔之生,卫顷不宁。”

  至于可怜的宣姜,独自背负着后世无数的讥讽嘲笑和口诛笔伐,而鲜少有人去追究她背后的那些男人们!虽然,撇开历史上往往的“天妒红颜”不说,宣姜抱定的“母以子贵”而助“朔”为虐,不也太糊涂了吗?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